快乐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钛合金薄板的搅拌摩擦焊接

发布日期:2012-11-01    兰生客服中心    浏览:1953

  钛合金具有密度小、比强度高、热稳定性好、耐腐蚀等优异性能,被誉为“太空金属”、“海洋金属”,广泛应用于航空 航天、船舶、石油、化工等领域,是航空发动机风扇、压气机轮盘和叶片等重要构件的首选材料[1]。钛合金采用常规熔焊方法焊接时,易出现焊件变形大,接头 残余内应力大,组织粗大化,焊缝易产生气孔等缺陷,导致接头的塑性和韧性下降。因此,对于钛及其合金的焊接宜采用固相连接技术。

  搅拌摩擦焊接(Frictiong stir welding, 简称FSW)是英国焊接研究所(The welding institute,简称TWI)于1991年发明的新型固相焊接技术,已在航空航天、车辆、造船等行业得到了大量成功应用。在FSW过程中工件不熔化, 无熔焊缺陷,焊缝为致密的锻造组织, 且实现了用熔焊难以保证质量的裂纹敏感性强的7000、2000系列铝合金的高质量连接[2-4]。该技术已成功应用于铝、镁等低熔点材料的焊接,近年来 开始向钢、镍基合金和钛合金等高熔点材料转移[5, 6]。高熔点材料在FSW过程中,搅拌头将经历较高温度和克服更大阻力,要求搅拌头具有良好的高温综合性能。文中选用镍基高温合金搅拌头,采用自制的气体 保护装置对TC4钛合金进行了搅拌摩擦焊连接,研究了TC4钛合金的搅拌摩擦焊工艺。

  2试验方法

  试验选用TC4钛合金板材,轧制退火态,试样尺寸为232mm×75mm×2mm,其主要化学成分如附表所示。

  试验在X53K型立式铣床改制的搅拌摩擦焊设备上进行,试验使用了两种搅拌头,其材料为定向凝固镍基高温合金,具有良好的中、高温综合性能及优异的热疲劳性能,搅拌针的形状分别为光面圆柱形和锥形,搅拌头的尺寸如图1所示。

  焊前对接缝面的氧化膜给予机械清除,光洁处理后用丙酮清洗,除去油污。焊接过程中采用氩气进行动态保护,图2为钛合金FSW气体保护装置。

  氩气从压板和底板的进气口流入, 通过导流槽后分别流向待焊工件的正面和背面,对工件的背面和正面同时进行保护。焊前预先通入氩气,由于氩气的密度大于空气 (ρAr=1.784kg/m3, ρ空=1.293kg/m3),在有机玻璃罩的隔离下,通入的氩气向下沉降后将工件与空气隔离,在工件附近形成氩气保护氛围,从而避免工件在焊接过程中发 生氧化。

  对焊接后的试样采用线切割沿焊缝横向取金相试样,经磨抛后用Kroll 试剂进行侵蚀;用XJP-2C型金相显微镜进行显微组织观察;利用HVS-1000 显微硬度仪进行焊接接头显微硬度测定,试验力为2.942N,加载时间10s。

  3 试验结果及分析

  3.1 焊缝形貌

  图3为采用Ⅰ型搅拌头进行FSW 获得的焊缝形貌。从图中可以看出焊缝表面存在氧化现象,氧化后呈浅黄色,少量为深蓝色。这主要与氩气保护的力度及气体流动的不均匀性有关, 因此,焊接过程中必须对焊接区域及尚处于高温状态的焊缝进行保护。

  TC4钛合金FSW接头横截面形貌呈典型“碗”状结构,表层为轴肩摩擦作用区(约0.5mm厚),中间为搅拌针作用区,如图3(b)所示;钛合金FSW接 头形貌异于铝合金,轴肩对焊缝两侧底部金属的影响作用较小,两侧底部的金属还保持为母材组织,在热输入量充分的情况下应适当减小搅拌头轴肩的尺寸。

  3.2 组织分析

  图4所示为TC4钛合金FSW接头微观组织。在光学显微镜(OM)下,白色区域与灰色区域分别代表母材微观组织的初生α相和转变β相。图4 (b)所示为轴肩作用区的组织,与母材相比其灰色区域明显减少,由于钛合金材料的导热率较低,轴肩摩擦产生的热量沿材料厚度方向上不易散失,使轴肩摩擦作 用区在高温下停留时间较长,在力和热的作用下轴肩摩擦作用区的组织发生了β相变。

  接头微观组织中未观察到热机影响区(TMAZ),在搅拌区(SZ)与热影响区(HAZ)之间存在明显的过渡线(LB),其两侧微观组织变化非常明显,如图4(c)所示。

  3.3 焊缝成形分析

  3.3.1 压入量

  压入量对金属流动的影响很大,图5为不同压入量的焊缝表面形貌。压入量不足时,轴肩与工件间不能形成封闭的空间,已塑化的金属在压力作用下从空隙 中“溢出”,由于没有足够的金属进行补充,使焊缝表面出现沟槽缺陷;当压入量过大时,已经塑化的金属在压力作用下“溢出”,并在返回侧堆积,增加了返回侧 的飞边量,如图5(b)所示。

  3.3.2搅拌头倾斜角度

  图6为不同倾角下的焊缝表面形貌, 从图中可以看出随着倾角的增大,焊缝表面被塑化金属的覆盖区域不断增大,当倾角增大到3°时,焊缝表面质量较好且成形稳定。改变搅拌头的倾斜角度能产生不 同的流动形态,在一定范围内随着倾角的增大,上层金属流动范围也将增大。搅拌头的倾斜角度较小时,搅拌头轴肩前端的金属易向上挤出,转化成飞边,减少了轴 肩凹槽内部的塑化金属量,从而影响了焊缝的成形。

  3.4 硬度测试

  图7为焊接接头的显微硬度。从中可以看出,接头各区域的显微硬度差别不大,搅拌区的硬度值略高,返回侧的硬度比前进侧略为稳定。

  分析认为,搅拌区在热和搅拌力的双重作用下发生了β相变,产生了细小的二次β晶粒,而二次β晶粒的大小对α+β双相结构材料的机械性能起主导作用,从而使搅 拌区的硬度略高一些;与前进侧相比,返回侧的硬度值趋于稳定,这与塑化金属在两侧的顺序填充有关,返回侧先于前进侧填充,而造成两侧焊缝金属的致密度略微 不同。

  图8为不同旋转速度下接头的显微硬度,随着旋转速度的提高,二次β晶粒的尺寸不断增大,使得搅拌区的硬度略有下降。

  3.5 搅拌头的磨损

  图9所示为搅拌头的磨损情况,从图中可以看出搅拌头在FSW过程中发生了剧烈的磨损,使搅拌头的原始形貌逐渐消失。摩擦产生的热量沿工件厚度方向存在不均 匀性,表面温度比底部高得多,搅拌针受到材料流动的阻力相对较大,导致搅拌针的磨损量比轴肩大,如图9(b)所示。在焊接400mm之后搅拌头的磨损比较 严重,需再次加工后才能满足使用要求。

  此外,由于搅拌头长时间处于高温状态,当下压量过大时,搅拌易发生变形而失效,如图9(d)箭头方向所示,失效后搅拌针的直径大于原始尺寸,轴肩部分也发生了严重的磨损。

  4.1 用镍基高温合金材料制作的搅拌头在焊接过程中的磨损较为严重,搅拌头在焊接约400mm之后因磨损比较严重而失效。

  4.2 当旋转速度为475rpm、焊接速度为23.5mm/min、搅拌头倾角为3°时,可获得表面成形良好的焊缝。

  4.3 对焊接接头显微硬度的测试结果表明,搅拌区相对其它区域的硬度值要高一些,主要与二次β晶粒的形成有关。

更多相关信息